卡拉德許IPG及MTR更新

The New Docs

IPG | MTR


這次的更新只有一些細微的調整。我們做了些微調,理了理語句,為往後開車做了優化。順帶一提,司機很不錯哦。

在開始之前,我想談一談在之前版本裡面有一些需要強調的內容。很多人錯誤地解讀之前的版本,得到了一些不正確的資訊。我在這裡需要糾正一下。由於方針本身沒有錯,所以我不傾向於修正它們。故此,我們會在這裡解釋一下:

套牌/套牌登記表違規會把套牌、備牌和套牌登記表,視為三個部分來看。當我們在說其中一個部分的時候,我們只在講有關那一個部分的事。如果我們想要講複數的部分,我們會把每一個部分都寫在裡面。

我們能猜到為什麼會有這些的誤會。以前在IPG裡面有一句話是這樣寫的「在處理此違規時,備牌會視為套牌的一部分」。但那句話已經被刪除了。所以,「在確定套牌是否合乎規則時,忽略明顯不屬於套牌的牌張」僅僅是針對套牌,而不再適用於備牌。備牌裡的牌可以和套牌的牌使用不一樣牌套,也造成了一些誤會。這件事很合理啊,因為玩家可以在換備牌的時候,把牌套也一起換了,而且無須特別告知對手。當然,套牌裡面的牌套不同顏色就是問題了。所以,我們會維持關於備牌的方針。這部分的規則已經寫得非常簡單明瞭也特別說明了是針對哪個一個部分。

現在我們回到新的部分…


我敢打賭大部分裁判第一眼看「裝配」這個異能都會覺得「機制不錯,簡單明瞭」。你們錯了,它其實是一團糟。

「裝配」是第一個用「若你不如此作」的預設選項給玩家一個好結果的觸發式異能。大家普遍來說都覺得製造自動機比較好,但是這個在機制上是個「默認懲罰」。這樣的情況會在接下來的六個月裡面持續不斷的發生,而在現在的規則下這個結果有點奇怪。你遺漏觸發了,還能製造一堆自動機?

所以,我們花了一些功夫來調整這個。現在,你的對手可以選擇「執行默認」或「什麼都不發生」。當然,就以前的這種含預設選項的異能,你的對手也可以選擇「什麼都不發生」或「對你不利的結果」。不過,大概沒什麼人會做和以前不同的選擇吧。


說到別出心裁的卡,最近出了一張大家都挺喜歡的觸手怪獸。操控對手回合的手段(通常都是奠定勝負的)現在已經是屢見不鮮了。如果我操控了你的回合,誰需要對你的觸發式異能負責?似乎讓該回合的實際操控者來負責,聽起來比較合理。所以現在我們在「遺漏觸發」裡加入了相關的一段敘述。

如果你不太關心標準和限制賽制,而是薪傳的粉絲,你可能會喜歡「非公開牌張失誤」的新調整。大家都一直都在詢問有關於這部分的內容,但我們希望等所有人都對之前的規則都比較能熟悉了之後,才公佈這個調整。你準備好了嗎?


如果玩家在違反「非公開牌張失誤」之前就已經知悉了受影響牌張的內容,則受影響的牌張將僅會回到它原來的地方,而不是洗回牌庫。例如,我占卜2後把2張牌都放在牌庫頂,然後我誤把「抽1張牌」當成了「抽3張牌」來執行。那麼我需要展示我的手牌,讓我的對手選2張牌,把其中1張洗回牌庫(因為我不知道第3張牌是什麼),把另1張放在牌庫頂(因為我知道第2張牌是什麼)。這樣的調整可以降低各種作弊的幾率:我的手牌很差,而我也知道我牌庫頂的牌很差,我可以故意「抽那張牌」,從而獲得一個抽到其他牌的機會。

切記,這僅適用於受影響牌的擁有者知道那張牌的內容的情況。若所有玩家都知道那張牌的內容,你當然可以簡單地修正遊戲狀態。

關於MTR的部分,我們調整了一個看起來沒那麼重要的地方。大家可能會對文件裡面的「認證的競技類(competitive)比賽」這句感到困惑。這是否意味著這個規則不適用於一般級別執法嚴格度呢?我一直以來的理解是這裡的「競技(competitive)」只是一個形容詞,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含義。但,當我在追根究底之後,我發覺原來這個是威世智裡面的一個特定名詞。


結果我發現這裡確實有著歧義;威世智公司把「競技(competitive)」定義為能夠在每輪獲得鵬洛客積分的比賽。是的,這表示週五認證賽(FNM)也可以是競技類一般執法嚴格度的標準比賽。我想大概大家都能懂了。

不論是執法嚴格度的名字還是的賽事種類的名字都要換。經過一番討論後,我們決定好了新的名字。現在,比賽的種類將被分為「休閒」和「計分」(Casual 和 Rated,中文譯名暫定)。計分賽又會被細為「重要」和「非重要」。這表示現在的比賽名字會是「一般執法嚴格度的計分標準賽」。聽其來還不錯!最後,我們將會把規則分為計分賽和休閒賽兩種。這是我們的第一步。

我們還有一些其他的調整。我們對「套牌/套牌登記表問題」的降級處理有了更加詳細指引,不在會具有選擇性了。關於「非公開牌張失誤」裡面牌疊是怎麼一個概念,我們也給予了一個更加清晰的例子。哦,對了,我有沒有告訴你現在玩家每次隨機化自己套牌/牌庫時,只可以使用一次「分堆洗法」?恩,這個規定從現在起就生效了!

一如以往,我想感謝那些給予我們建議的裁判,包括Charlotte Sable, Toby Hazes, Charles Featherer and Filipe Fernandes。也歡迎大家給我們回饋,哪怕只是關於一條輪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