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夏蘭IPG及MTR更新

The New Docs

IPG | MTR

快看啊!我的夥計們!

我打賭你們都想看到一個恐龍級別的龐大更新內容。當然是開玩笑的!實際上這大概是個人魚大小的變動:有一些很實在的改動,但不是屬於會讓裁判學究們激動的那種。好吧,讓我們用海盜的方式來說吧!

啊啊啊啊啊~「當你如此做時」觸發式異能不會被忘記

阿阿芒凱中有一種觸發式異能,它們具有如下形式——「你可以做某事。當你如此做,某些事將發生」。最普遍的這種觸發式異能是耗竭。如果問一般人這類的觸發式異能是什麼,你聽到的回答會是「整個描述」。實際上只要說「耗竭這個生物」就是在清楚地表達你意識到了接下來的觸發式異能。規則已經進行更新來支援此種情形。(更正:一開始時候我稱它為自身觸發式異能Reflexive Triggers,但實際上這不完全正確。我正在更新一些內容來修正這個。)

別的一些諸如赤誠雙子或是真信維齊爾這樣的牌也有一個看上去差不多的異能,但實際上並不是一樣的。他們的觸發式異能在另一段敘述中,你可以據此來進行判斷。這樣的異能仍然是可以被遺漏的;有些這樣的異能甚至不在你耗竭的那張牌上。

啊啊啊啊啊~降低外來協助(Outside Assistance)的判罰

很少有牌手會犯下外來協助的錯誤,但這條變動考慮的是牌手可能在兩盤對局之間可能獲得的外來資訊(而不是兩局之間!)。如果不小心忘記把換備筆收好就開始了新的一盤遊戲,而你因此就要去跳海(一局負),那看上去有點太嚴厲了;牌手也確實可以在一盤結束後看這些筆記。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判罰降級為一盤負。

不過,對於也是在當前遊戲中有用,但牌手平常無法兩盤遊戲之間獲得的資訊,處罰稍有不同。例如,尋求或提供關於一個牌手換備時換入了哪些牌之資訊的這種外來協助是不能降級的,因為這個資訊可能會應用在這盤對局之外。

啊啊啊啊啊~提醒你的對手需要進行選擇

最近,有一些涉及到我們希望牌手在使用某些咒語或異能時應該怎麼做的問題。最普遍的就是流放之徑(還有魂魅城區),他們的對手沒有去做可選部分的動作。因為這些動作是可選的,那麼理論上這是一個合法的結果,即便這些牌手沒有意識到他們實際有這樣的選項。考慮到無字牌(大畫、異畫、請畫家作畫等)以及外文牌帶來的優勢,以及交流規則並不需要牌手去解釋一張牌的每一部分(因為這樣大家都要瘋了),這就會鼓勵壞心眼的牌手不告訴對手某張牌上「選擇是否如此作」這部分資訊。

修訂的交流規則增加了文字來防止這種情況。現在,如果你使用的咒語或者異能給了對手一個選擇,你必須確認他們不做這個動作。你無需在對手思考是否回應的時候就提醒他,但一旦這個咒語結算,你就得和對手確認下是否他不執行這個動作,否則你會違反交流原則。

啊啊啊啊啊~賄賂

實際上這裡沒有什麼政策變動,不過我們採用了一些非常好的建議來讓語言更加清晰,特別是對非英語的牌手來說。這看上去好處很大所以我們得到了對用詞稍加改動的許可。我把它放在這裡是防止某些人看見賄賂的章節進行了改動就嚇壞了。
(夠了Toby,別在啊啊叫了!)

雜記

* 在專業賽和大獎賽第二天的錄影對局中的擺放規則延伸到了大獎賽第一天。在有視頻錄製的對局中你應該總是把地放在後排。

* 刪除了IPG開頭關於一盤負的原則的段落。這段文字已經過時了並且有時會讓人們往錯誤的地方思考,所以我們將它拿掉。

* 我們加入了新的敘述來詳細說明什麼時候一個牌手會因為非法的套牌得到一盤負。現在這條規則可以清晰地表明一盤負適用的範圍。

* 在發售週末進行的現開賽(包括GP)會得到額外15分鐘套牌構組時間。現在這部分賽事的組牌部分可以變得輕鬆一點了。

* 不要在牌手的對手得到一局負/取消資格的判罰時捏著一盤負暫時不給。我們並沒有充足的理由能證明應該這麼做。牌手仍然得到了判罰,只是並沒什麼實際影響。他們非常幸運!

啊啊啊啊啊~總結(停不下來了啊啊啊啊啊啊)

感謝所有提供了建議的人!Florian Horn, Kevin Desprez, Richard Drijvers, Matteo Callegari, Ivan Petkovic, Zohar Finkel, Bobby Fortanely, 和 Jeff Morrow。實際上Jeff這次沒有給我任何特別的建議,但是他退休前最後一次的更新,我還是想提一提他!

希望大家在售前上玩得愉快。我期待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面能和恐龍們好好樂一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