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明納里亞IPG及MTR更新

Die neuen Dokumente

IPG | MTR

這次的IPG和MTR看起來改動很大,但其實大部分修正只是在敘述上改動了措辭,目的是便於閱讀理解,大部分措辭修正都是針對性別詞做出的。影響較大的功能性修正只有一處。嘿,感謝芝加哥格式手冊。

關於溝通交流

為了呼應歷史悠久的多明納里亞環境,讓我們先來講講歷史故事!

為了避免和其他內容互相混淆,我們把牌手之間的一切有關於「溝通交流」的問題,當作一個獨立的章節寫入了MTR。在大約2007~2009年間,我們曾經花費了大量的精力將這個章節調整到了一個相對令人滿意的狀態,從此之後就沒有它進行過太大的改動。

這個章節之所以獨立存在,也是為了便於往裡面增加新內容,哪怕是一些在創建規則的時候沒有預期到的內容。例如,我們有了「黃金城祝福」這個關鍵詞異能,於是我們將其划入「自由信息」的範疇就只需要做一些定義上的修正。我們寫MTR時的原則是希望它的內容不會過時(不需要大的修葺),溝通交流這個章節就是最好的例子。

但是我們逐漸意識到,MTR雖然能提供答案,但卻未必能保證答案的合理性。「黃金城祝福」的溝通規則雖然清晰,但並不完美:一個事情會發生,但不需要被宣告,它將持續的存在並改變一些事情。你不能從對局中一目瞭然的知道一個有登殿異能的永久物當前的實際狀態。在理想狀況下,應該有一個規定來讓這個狀態可視化,而溝通交流的規則中卻並未包含這樣的規定。

那麼要解決這個問題,不如我們試著加入一種新的「信息」類型?這種新類型的信息需要被牌手主動提供並以某種方式展示出來,而不是被詢問的時候才需要被動提供。其實我們之前已經有過類似的東西了,對的,我們也曾要求牌手對於自己的總生命值負擔起相似的義務。

於是我們決定刪除整個數值記錄章節,作為替代,在「自由信息」、「推斷信息」、「私人信息」之外增加一種新的溝通信息類型,名為「狀態信息」。「狀態信息」是關於牌手的資料數據,包含牌手的總生命、牌手身上的各種指示物、以及各種其他正在影響牌手的效應。這些信息都必須以某種可見的物理方式來展現。當這些信息發生改變的時候,牌手必須宣告之。

借著這個整合MTR中溝通交流章節的機會,我們也順勢增加了對「非語言溝通」的要求。在舊規則中,為了避免交流時的混淆和失誤,我們對焦點桌對局的牌張佈局擺放做出過一些要求,效果非常顯著。因此現在我們把這些要求放進了新的溝通章節內,進而延伸到所有的競爭和專業級別的萬智賽事上。現在牌手在這些比賽中對牌張的佈局擺放就應當和在焦點桌上時相一致了。

在整合歸類了MTR中的溝通交流章節之後,理所當然的我們需要對IPG也做出相應修改,我們需要使新增的溝通交流原則在被違反時能在IPG中找到對應的判罰和修正方式。因此,從前(IPG3.7)中CPV(違反交流原則)僅包含針對MTR4.1章節內容的違規處理方針,現在則變更為針對整個MTR第四大章,成為了真正意義上的CPV!

不過這仍會帶來一些不合理之處(例如你可能僅僅因為對局沒有按照正確的佈局擺放而得到警告的判罰)。所以我們也一並更新了CPV,對CPV的判罰和修正部分作出了一些修改。只有當裁判認定CPV直接影響了對局中的決策時,才應對此給與判罰。我們雖然定義了CPV,但在實際對局中,「怎樣的溝通才算清晰」才是重點,需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畢竟,只要所有的溝通和交流對於對局中的雙方牌手來說能夠達成共識,並作出正確的動作(不論是主動的還是被動的),我們就不必擔心實際上是不是有錯誤存在。當然,你也應該主動介入並鼓勵牌手們按照正確的佈局擺放讓場面變得更加清晰。

關於公告

不是說這張牌。雞飛的季節已經離我們而去。

其實我們早在幾個月前已經完成了關於溝通交流部分的更新,也準備好在賽季中段實裝,從而適用在遍地「黃金城祝福」的決勝依夏蘭輪抽上。但我們並不能這麼做!

因為我們曾經規定過所有的MTR公告都需要提前四周進行。這是一個歷史遺留問題,作出這個規定的原因是,很久以前我們取消了禁卡表的公告只在每個季度更新一次的限制,使禁卡表的更新不需要綁定在某個特定日期上。而我們又不希望一個公告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發佈。所以就在MTR中增加了一段,說明此類更新會提前四周進行公告。這個修改導致了所有的MTR更新都必須提前四周進行公告,這非常不合理(例如「四周之後,我們將會對MTR中關於溝通交流的政策進行調整」)。我們也考慮過忽略這段規定,但那樣做就會開創一個不好的先例。所以我們決定修訂MTR中關於公告的內容,現在,只有禁卡表需要提前四周公告,其餘的MTR部分則根據實際需求可以隨時更新。

關於閃卡

大家會在薪傳賽制中用到Kess, Dissident Mage這張牌。不幸是這張牌只存在閃卡版本,因此通常彎曲的很厲害,而無法在大賽中使用。所有的閃卡都有這種情況,但大部分時候,牌手可以使用不閃的版本,因此不存在太大的問題。但Kess, Dissident Mage並未發行過不閃的版本。
隨著只發行過閃卡版本的牌張的種類變多,這個本來很小的問題漸漸付出水面(這個也適用買一整盒牌而贈送閃卡上)。有鑒於此,我們修訂了「代牌」的規則。僅「只發行過閃卡版本的牌張」適用於新的代牌規則,本身有不閃版本的牌依然不能被製作代牌。

其他

  • 對套牌問題和套牌登記表問題進行了微調。「裁判發現套牌有誤」僅適用於套牌檢查的時候。我們並不希望裁判或者其對手發現了掉在地上的牌而導致判罰升級,因此將其調整到和「牌張在之前或當前對手的套牌裡面」的修正一致。另外,我們也調整了「將看到」的用詞,使其更加清晰更好理解。
  • 由於大獎賽週六的賽事結構有了變化(以前Day2分界線是9輪打完,現在是8輪),那麼違規處罰累犯計數將在什麼時候清零呢?是按天計算?還是按分界線計算?我們現在決定把這個清零的時間以分界線計算。
  • 在專業競爭級別比賽中旁觀者不能暫停對局。直播團隊的成員某程度上也算是旁觀者。但負責直播是他們的工作,若連他們也不能暫停比賽聽起來有點奇怪。現在我們對此有了調整,將其視為例外。
  • 現在你可以用閃電擊直接砸傑斯的臉。我們移除了對於鵬洛客的傷害轉移部分的行事簡化。
  • 環境構築賽不再是官方賽制。如果你非常想打馬凱迪亞的環境構築賽,你依然可以在休閒賽制中獲得滿足。

傳紀的尾聲

本次的更新就到這裡了。一如以往,非常感謝所有對此作出貢獻和提出建議的人們,包括Toby Hazes, David Larrea, Florian Horn 以及大獎賽主審們。我們非常期待大家對於新的溝通交流規則有啥新的體驗。當然,我們也隨時歡迎大家對於任何部分的寶貴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