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忠拉尼卡IPG及MTR更新

The New Docs

IPG | MTR

终于到了我们析米克公会扬幡擂鼓,效忠拉尼卡的时候!打开复制缸,接合师就位!

两个新的【一局负】判罚

赌这一定会引起你的注意。我要公布一个重大的消息,虽然可能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重大。来,深深地吸一口气!

【不当决定胜方】和【贿赂与赌博】的判罚会改为【一局负】。

请牢记,若牌手知道贿赂对手或丢骰子是违规的,但依然这么做了,这仍是【作弊】。依然会被取消取消资格。
但这些章节里面的条文确实挺复杂的。有些时候,一些不常参加大型比赛的牌手并不知道这些细节,而在不知不觉当中掉进了这万劫不复的深渊。这种情况下,比起直接掏DQ纸,似乎一局负(或者双方一局负)既不那么严苛也具有很强的教育意义。。

相应的,我们也不再要求牌手在收到贿赂或丢骰子的要求时,必须立刻呼叫裁判。当然,牌手依然应该立刻指出这类行为是违规的(就像指出其他的违规一样),但他们不会因为没有立刻通知裁判而被取消资格。另一方面,我们会更严格的处理诱导对手犯下此类错误的行为。尝试引诱对手违规,这种行为自身就是违规的。(例如“平局对我们大家都不好,不如我们……?”)

处理阴森巨魔触发更好的方法

大家可能还记得较早前我的一篇关阴森巨魔的文章。最近和研发部的同事们又聊到了它,都觉得相关的方针不如所意,从而对其进行了一些调整。

首先,我们移除了含预设动作触发的特别处理方式。这部分的规则由来已久,乃甚早于IPG。而我们并不喜欢这样的处理方式。部分此类规则过度惩罚了牌手,尤其是针对【逸散条约】这类牌(译者:例如逸散条约)。它还有一些文字上的细微尴尬区别:对于“若你未如此作”和“若你无法如此作”的处理方式完全不同(阴森巨魔的叙述更是用了完全不同的模板)。现在,若你遗漏了一个含预设动作的触发,则由你对手选择是否要将其加入堆叠。如果要将异能加入堆叠,你需要为它作出相应的选择。


在这个章节(译者:三类不会逾期的触发式异能)还写到了一些有关善后的触发的处理。【欧节达鬼影议会】和【乙太精怪】这类的牌有一个把自己放逐的异能,以及一个让他们回来的延迟触发式异能。虽然在技术上来说这是把两个独立的异能,实则合二为一。这让惩罚牌手忘记了后半部分变得很奇怪。为此,我们创造了一些特例。这也包含了处理乐而忘返的【圣沙弗的游魂】衍生物的方式。以及【珍奇拼合怪】的触发式异能…

等等,关【珍奇拼合怪】啥事?事实上【珍奇拼合怪】叙述清奇,让它碰巧也落在同一类。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反正本来这些触发就要发生,而我们的方针不过是偶尔把它们捞回来,这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这么解释很奇怪。所以我再次回顾了触发的章节。

现在,这类触发明确地包含了由某个异能自己创造的,且让物件回归到原来的区域的延迟触发式异能(以及创造衍生物并使其短暂进入战场的异能)。这更狭义,但能够包含所有你直觉上认为符合定义的异能。这也使得这段方针更容易读懂。


我们再来谈谈【The Tabernacle at Pendrell Vale】吧。我知道那儿的地下有个不错重组实验室,但这张牌实在让人难以忍受!它使用着一种早已绝迹的叙述:为其它物件创造一个触发式异能,而且是对手的物件!这是一张(暗搓搓地躲在后排的)地牌,对手很容易遗忘其异能的存在。而由于包含了预设动作,遗漏其异能所带来的后果却是毁灭性的。外加一个警告,太刻薄了。

我们已经解决了预设动作的问题,那警告的事怎么办?我们怎样才能不把它列入有害触发的范畴内呢?灵光一闪之后,我们有了答案:只有由你拥有的牌创造的不利的触发式异能,才会使你获得警告的判罚。好好为你自己的东西负责吧!

我们还进行了一些可读性上的措词微调。现在关于触发的章节比之前更完善了。

回到原地

本次修改,从字数上看,最大的变化是,在MTR中沟通相关的规则下新增了一个“重复动作”的章节。这次的旧事重提都是泰菲力的锅,我曾与万智牌的规则负责人Eli Shiffrin讨论如何改进方案。 之前的规则并无法简化涉及决策的重复动作。

MTR4.4的章节中增加了一段内容,是关于如何处理涉及决策的重复动作的。这里有一个调整:在过去,你并不需要打破一个依赖非公开区域(通常指的是手牌)作决策的重复动作循环。但现在,处理涉及决策的重复动作的方式,和处理重复动作行动的方式一样。如果你不想作出不同的选择来打破循环,你需要证明(展示非公开区域,或得到裁判的确定)你无法作出不同的选择。否则,你不得继续这个重复动作。现在,大部分的重复动作都应该能被打断了。

回到原地

老马识途,客官可要上好的余杭老马?

其他部分

  • 数以百计的人写信告诉我比赛失误中依然按照划分赛程的时间点清零。嗯,我之前确实看漏了。但不用担心,没有人在那段时间内因为这个给出错误的判罚(多次违反【一盘负】以外的比赛失误还挺难的)。现在我们修正了这个。
  • 如果一个牌手说了“过”(或者表示结束这个回合),其对手正要在结束步骤做一些事情(或者还没有重置自己的牌),而与此同时比赛时间到了。其对手的回合视为第0回合。这可以杜绝牌手在对手让过之后,企图长时间不重置来使自己变成第1回合。
  • 【非公开牌张失误】也作了一些小的调整,以便与【额外看牌】有更清晰的分别。若你看到了一张额外的牌,但并未将其加入牌叠之中,属于【额外看牌】。希望这样能使其变得更容易判断,造成少一点混淆。其次,对于“移回”牌的部分,之前特指的是移回牌库顶。但实际上有一些情况是需要将其移回其他地方。这次修正弥补了这个部分。
  • 若发现牌手遗失的牌与备牌放在一起,我们会从备牌中随机选择相应数量的牌洗回套牌。这在构筑赛事中毫无问题,但放在限制赛中就很奇怪了。现在,你仅仅从备牌中原本属于主牌的牌中,选择相应数量的洗回套牌。听起来有点奇怪,但实际还是奏效的。
  • 新增一个【违反限制赛流程】的范例:牌手一直摇头晃脑。他们不应该这样做,这会让裁判过度紧张。
  • 对于【违反游戏规则】中处理区域改变的部分修正提及的“可辨识”一词,不少人感到疑惑。牌手们对于发生错误时,牌库顶的牌是否属于可以辨识表示费解:若那张牌一直在牌库顶,它就是“可辨识”的。这很合理,因为每个人都能明确地指着那张牌说“对,就是这张”。但是,“可辨识”(译者:在中文IPG中的翻译为“牌张的内容”)一词在【非公开牌张失误】中的定义则是指获悉牌面的内容。我们修改了措词避免不必要的误会。
  • 现在裁判可以协助牌手确定状态信息。

众人拾柴火焰高

感谢每一位写信给我提供想法和建议的人。这些比赛文档都是大家各种各样想法和建议的成果。特别感谢Kevin Desprez, Scott Marshall, Sara Mox, Isaac King, Steven Zwanger, Bryan Prillaman, Eli Shiffrin, 和 Adam Eidelsafy。好好享受你的公会吧!

哦,还有一件事

这次JAR有一个更新!真的!

James,Kim以及他们的团队创建了一份非常好的JAR,从而在过去的数年间没有需要特别大改动的地方。对于精益求精的细微调整,我们一直记录在案,等待时机更新。这次我们籍着调整【不当决定胜方】和【贿赂与赌博】在JAR中的相关内容,也一并把实装了其他细微调整。
不过请放心,我们没有改动任何原则,甚至连长度都没改。我们只是使之更加浅显易懂。现在,你有个好理由把它再看一遍了。

Translated by Alex Yeung
Reviewed by Yi Z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