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之战政策说明

改变游戏规则的静止式异能 本系列的众多鹏洛客都具有能够改变游戏规则的被动异能,会限制对手的行动(安戈斯、安梭苛、多温、卡恩、克蜜娜、娜尔施、多美代、泰菲力、泰佑、提勃)。这些牌大多限制可用,一部分在构筑乃至永恒赛制中也被高频使用。 有人担心这些异能时常带来因“违反游戏规则”或“非公开牌张失误”而引发的警告判罚,对游戏的娱乐性、体育精神,甚至比赛的公正性都造成了不尽人意的后果。 在本系列发售后的第一个竞争级别标准构筑赛事中,的确出现了不少与鹏洛客相关的警告判罚,但尚未达到令人担忧的范畴。我们正关注着这个问题,也讨论过不少解决方案,但是在现在,我们认为这类问题还不需要特殊处理。 我们鼓励比赛的主审们提醒牌手,多加留心对手鹏洛客的静止式异能。   覆雪基本地 摩登新篇带来了六月飞雪,华丽丽的大画覆雪基本地随之而来。一些牌龄不长的牌手可能会尝试在标准构筑赛或非摩登新篇的限制赛中使用这些地。 然而由于覆雪基本地并非这些赛制的可用牌,所以这些牌手的套牌从理论上便属于非法套牌。一旦被裁判发现,或者在对局过程中出现在对手的视线下,判罚会是“一盘负”。但是,考虑到在上述赛制中使用覆雪基本地并无好处,我们建议将判罚降级为“警告”,并让牌手用普通的基本地换掉这些覆雪地。 注意,在更老的赛制中(例如摩登),使用覆雪地但牌表并未登记覆雪地(或反过来),或在摩登新篇限制赛中使用了不属于自己牌池的覆雪地,依然应判以“一盘负”。特别是最后一个例子,你应当针对是否存在“作弊”而展开调查。   特殊牌张的判罚   争议计划 若牌手在声明增殖或使用动作增殖之前就抓了牌,则应视同他们选择不对任何永久物进行增殖。 如果牌手先抓牌,那么他们就有机会接触到额外信息,所以MTR4.8中的“反悔”章节不适用此情形。 如果牌手的动作流畅,并且你相信其意图清晰,则MTR4.3中“次序不当的行事顺序”有可能适用此情形。 需要注意,虽然有很多牌张都会影响牌手选择增殖对象,(特别是在限制赛中,以或者为甚,也有其他牌或牌张组合也会从中得利)。一般来说,如果你怀疑牌手的意图并不是“增殖自己所有的能增殖的,不增殖对手任何东西”,这就是一个强烈的信号:“次序不当的行事顺序”并不适用。 并不是说牌手必须物理上先放豆才能抓牌,只要他们意图清晰,比如声明“增殖我的两个生物”,然后抓牌,然后再进行放指示物的动作,这也行得通。   灼热先知  只有一个触发式异能,但这个异能会做两件事:物理上立时可见的动作(占卜),和不可见的(+1/+0)。 据IPG2.1,如果这个生物的操控者在施放非生物咒语时忘记占卜,这并不意味着整个异能被遗漏,而根据MTR4.2,我们应认为其占卜后将牌留在牌库顶。牌手仍可以受益于“+1/+0”的部分,只要在对游戏状态产生可见影响之前,声明自己意识到力量值的增长即可。   复耀飞羽和休论乌金 这两张牌的异能都将一张牌从一个区域移动到另一个区域,并设立了延迟触发再将牌移到第三个区域。这虽然与IPG“遗漏触发”中新修订的关于改变某物件区域的叙述并不吻合,但处理方式是相同的:这类触发不会过期作废,在被指出后仍会结算,时机为在下一次将有牌手获得优先权时,或是在下一个阶段开始、有牌手将获得优先权时。 我们将在未来更新IPG中的相关叙述。   本文由编辑,

Read more.

关于反悔

距离《完整规则》4.8新章节“反悔”的制定已经差不多6个月了,对于这个章节的概念,我写过一片文章。在MC克里夫兰中,我遇到了一些与这个章节的规则应用相关的案例,其中一个比较发人深思,值得讨论。   案例 AP使用缘木人鱼进行攻击。双方牌手都记录了伤害,然后AP说“过”。 NAP即刻开始了重置,当他刚来得及重置一块地时,AP制止了他,并表示自己还想下一块地。 裁判认为这完全符合MTR的“反悔”章节所允许的范畴,因此允许AP反悔并下地。NAP上诉,因为他觉得一旦牌手做出了决定,就不能收回。 这个上诉的理由当然不成立,根据陈述给我的情况,我抱着维持原判的心态走向桌前,因为情况似乎非常简单:

Read more.

效忠拉尼卡判罚说明

本文旨在阐明,一些规则、方针,在与效忠拉尼卡的某些新牌互动时,应被如何解读和运用。 本文基于2019年1月21日版本的IPG和MTR撰写,未来若相关文档进行修改,可能导致本文的结论不再适用。 本次澄清涉及的异能: 起事 附案 本次澄清涉及的政策: 占卜/刺探 遗漏触发 本次澄清涉及的牌张: 泰莎卡洛夫 起事 CR - 702.135a 起事属于静止式异能。“起事”意指“你可以让此永久物进战场时上面额外有一个+1/+1指示物。如果你未如此作,则它获得敏捷异能。” 如果一名玩家在施放具有“起事”异能的生物时,忘记为该异能做出选择,我们将视其选择了“敏捷”。 这不属于违规(牌手不会收到由“违反游戏规则”引起的警告),同时,对手无需就“起事”异能做出提醒。 请注意,如果此生物必须攻击(例如:瓦砾区隐世魔和荒野韵律都在场),则非主动牌手必须指出这一点,否则便属于“未维护游戏状态”(主动牌手属于“违反游戏规则”)或“作弊”两者其一。   原则 “起事”意指需由操控者对其生物做出的一个选择,然而两个选项并不对称:一个意味着可见的动作(放置指示物),另一个却不会对游戏状态产生可见的影响。这使得对手或正在观看的裁判无法辨别,牌手没有做出选择或是已经选择了“敏捷”。 只要游戏状态是合法的(常见例子占卜、践踏),我们一直以来都倾向于不介入游戏,同时在衡量一个行为是否属于“违反游戏规则”时,我们也不应将牌手的战略因素纳入考量。(例如认为在战斗后行动阶段选择敏捷是欠妥的。)   附案   如果在“可能”处于行动阶段时,牌手施放了一个带有“附案”异能的咒语,但并未结算“附案”带来的额外效果或替代性效果,除非此后的游戏进程能证明咒语施放的时点明确处于“行动阶段”,否则裁判和对手都不应干预。 如果此错误被指出,包括施放技能的牌手自己发现错误,则将此错误视同“违反游戏规则”处理。 “附案”带来的效果通常是有利的,我们可以期望牌手在极少数不想获得“附案”带来的效果时能清晰表达。但我们并不想因为一个欠佳的策略而介入游戏,或强迫对手指出,除非有一个清晰的迹象表明游戏规则已被违反。一旦这种迹象出现,包括牌手自己注意到这个错误,我们就使用一般修正“违反游戏规则”的方法来修复问题(保持现状或倒回)。在任何情况下,牌手都不会因为忘记结算“附案”而被强迫掉过某个阶段。   案例 Sam在自己的回合重置,抓了一张牌并使用了一张地。他施放史芬斯的洞察但没有获得2点生命。随后,施放尖塔精怪并使用参议院狮鹫进行攻击。 直到攻击发生,旁观的裁判才应介入。(史芬斯的洞察能够合法的在战斗阶段被施放,尖塔精怪能够在随后的战后行动阶段被施放。)同样,对手在此之前也无需询问那些咒语施放的时点。一旦Sam进行了攻击,我们就认为他错误的结算了这个咒语,修正为:将游戏倒回至错误发生时(咒语结算的时点),或保持游戏现状不做修正。 虽然理论上存在着原因使我们能得出“游戏已经在Sam的第二行动阶段了”这样的结论,但这不是牌手的意图,我们也不会强迫牌手跳过自己的战斗阶段。一般来说,我们从不迫使牌手处于一个他们意图之外的步骤或阶段。 以下两张牌:逮捕人热忱,拘捕守则,当牌手在行动阶段施放这些牌时,它们限定了对手的动作。如果没有一个途径能够得知咒语施放的时点是否处于行动阶段(对拘捕守则而言,例如目标已经处于横置状态了),我们允许对手做出不包含“附案”结算效果的游戏动作。对手的这种行为要么会成功,从而得出咒语确实不是在行动阶段被施放的结论,要么会被牌手纠正,没有判罚。)   原则 跟“起事”同理,即使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牌手确实忘记了结算“附案”,而不是挑选了一个奇怪的时点施放咒语。但只要游戏状态合法,我们就不应介入游戏。然而一旦我们确定了错误的发生,我们就依据IPG来修正实际发生的错误。我们从不迫使牌手跳过他们的回合中的某些部分。   占卜/

Read more.

烽会拉尼卡判罚说明

本文旨在阐明,一些规则、方针,在与拉尼卡的某些新牌互动时,应被如何解读和运用。 本文基于2018年10月5日版本的IPG和MTR撰写,未来若相关文档进行修改,可能导致本文的结论不再适用。 本次澄清涉及的牌张: 阴森巨魔 地底境巫妖 食梦史芬斯 本次澄清涉及的异能: 再起 本次澄清涉及的规则 反悔   阴森巨魔 如果阴森巨魔的维持触发式异能被遗漏,这不属于“三类不会逾期的触发式异能”之一。 该异能意指

Read more.